衡阳法制办
您好!今天是

当前页面: 首页 > 法制工作 > 行政复议应诉

衡府复决字[2016]34号

发布时间:2016-11-11 00:00

  衡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衡府复决字[2016]34号

  申请人:耒阳市哲桥镇白芒村五组(原集贤公社胜利大队第五生产队)。

  负责人:周宜度,组长。

  委托代理人:肖洋洋,湖南居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耒阳市哲桥镇白芒村六组(原集贤公社胜利大队第六生产队)。

  负责人:李佐先,组长。

  被申请人:耒阳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向阳,代市长。

  委托代理人:蒋传生,耒阳市林业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仲国,耒阳市林业局干部。

  申请人耒阳市哲桥镇白芒村五组(以下称五组)、耒阳市哲桥镇白芒村六组(以下称六组)不服被申请人耒阳市人民政府2016年7月7日作出耒政林决字[2016]第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向衡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复议机关依法受理,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五组请求:1、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耒政林决字[2016]第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2、变更重叠登记的山林权证中“横座里新张家白泥山”3亩林地归其所有。

  申请人六组请求:1、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耒政林决字[2016]第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2、撤销原耒阳县人民政府1981年12月6日颁发给五组山权所有证(耒山证字№0012932号)中“冒子塘新江家山”,变更登记该林地为六组所有;撤销原耒阳县人民政府1981年12月6日颁发给五组林权证(耒林证字№0012411号)中“冒子塘新江家山”,变更登记该林权为六组所有。

  申请人五组称,1、被申请人有法不依,有错不纠,案件久拖不决,程序违法。该山争议已长达30余年,2012年、2014年和2015年,申请人多次向被申请人提交了裁决争议林地申请书,被申请人对该权属争议久拖不裁,直至2016年7月7日才作出裁决,在处理过程中,没有组织双方及相关部门听证、质证,程序严重违法。2、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1981年6月,双方签订了挖白泥合同,且双方遵照合同执行。1984年9月28日,原哲桥区委、集贤乡政府、白芒村居委会以及五组、六组30余名干部村民共同见证并签订了《关于白芒村五、六组白泥山问题的协议》,明确了“新江家白泥山山权归五组,瓷泥由大队联合经营开采”,公证机关出具了《公证书》进行公证,被申请人否认该《协议》和《公证书》的合法有效,存在故意偏袒六组。被申请人查实部分林地发证重叠,将原重复登记的3亩林地扩大为5.8亩是错误的。因此,被申请人实作出的裁决应予以撤销。

  申请人五组为支持其主张,向复议机关提交了二十五份证据。

  申请人六组称,1、“新张家”山历来属六组所有,“横座里新张家”与“冒子塘新江家”实际上属同一个地方,只是五组、六组对争议山称呼不同。1961年“合作化”时,五、六、七、八四个生产队为一个生产小队,“新张家”山住的两户张姓人家分到六组,相应的山也随人分给六组集体所有;“四固定”时固定给六组所有;1981年“林业三定”时,争议山原耒阳县政府为六组颁发了山权所有证。2、被申请人为五组颁发山权所有证中的“新江家”山错误,且与六组山权所有证部分重叠,应予以撤销。五组持有的山权所有证(耒山证字0012932号)登记的“西冲”和“冒子塘新江家”两块山,现场勘察,“西冲”四至符合现状,而“冒子塘新江家”明显与现状不符,属登记错误。3、五组引用耒阳市林业局作出的裁决书[耒林发(86)024号],认为争议山归其所有错误。该裁决书已被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两级法院判决否认了五组是争议山所有权人,已间接确认了本案争议山属六组所有。4、被申请人对五组提供的挖白泥合同不作为确权依据正确。该合同主要是对采挖白泥的经济利益分配,而不是对山权约定,且合同有效期只有一年,该合同未加盖五组、六组的公章,不能从法律上认定为两组的协议。5、自1993年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后,该山一直由六组行使管理权,而五组直至2015年再次提出权属主张,明显超过了法律规定的20年最长时效。综上所述,1981年“林业三定”时,被申请人将该争议山重复发证给五组错误,五组提出的复议申请应依法予以驳回。

  申请人六组为支持其主张,向复议机关提交了七份证据。

  被申请人答复称, 1、答复人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五组与六组争议的“新江家白泥山”位于白茫村境内,五组提供的山权所有证(耒山证字№0012932号)与六组提供的山权所有证存根(耒山证字№0012934号),经林业技术部门组织双方现场勘察,对照五组山权所有证中“冒子塘新江家”和六组山权所有证中“横座里新江家”四至进行核对,双方宗地存在交叉重叠,交叉重叠地为“新江家白泥山”,面积5.8亩。被申请人依据《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五条规定,撤销双方的山权所有证正确。鉴于双方在合作化时期为一个生产队的历史情况和现在两组人口现状,依据《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八条规定,按照份额作出处理决定正确。2、答复人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程序合法。2012年,五组以六组侵占其白泥山为由向耒阳市人民政府提交确权报告,2014年7月9日,耒阳市林业局对该林地权属争议作出受理通知书,耒阳市林业局与哲桥镇人民政府、白茫村委会进行了多次现场调查,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双方未能达成调解意见。2015年11月24日,答复人组织双方组长及部分村民代表进行了现场指界,林业局技术人员对争议的“新江家白泥山”座落位置、重叠面积等进行测量并作出鉴定意见,2016年7月7日,答复人对该争议山作出裁决,7月20日送达给双方,答复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综上所述,请衡阳市人民政府依法维持答复人作出的处理决定。

  被申请人为支持其主张,向复议机关提交了三本证据及相关资料。

  本府审理查明,申请人五组与六组争议的“新江家白泥山”位于哲桥镇白茫村境内。“合作化”时,五、六、七、八组为一个生产队,1961年之后,原生产队又分为现在的五、六、七、八组,“四固定”时,双方都未提供该林地的四固定文字依据,1981年“林业三定”时,原耒阳县人民政府为五组颁发的山权所有证(耒山证字№0012932号),其山权所有证与山权登记表四至内容一致,确定了“冒子塘新江家”山归五组所有,四至范围为:东至本队田,南至胜利大队八队茶山,西至胜利大队塘上路,北至本队茶山及水田。1981年“林业三定”时,原耒阳县人民政府为六组颁发的山权所有证存根(耒山证字№0012934号),其山权证存根与山权登记表四至内容一致,确定了“横座里新江家”山归六组所有,四至范围为:东至胜利大队五队旱土,南至胜利大队公路,西至胜利大队水田塘,北至从塘老上沿路,同时,原耒阳县人民政府为双方颁发了林权证。此次颁证后,双方对该林地权属发生权属纠纷,1984年,原哲桥区委、原集泉乡公社组织双方对该林地纠纷进行协调,但未解决权属争议。1986年,耒阳市林业局对双方争议的林地作出裁决,六组不服该行政裁决,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1993年2月2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耒阳市林业局超越行政职权为由,作出(1992)法行终字第38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了耒阳市林业局作出的裁决。2006年,五组向耒阳市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提出解决该争议地的权属报告,林业局工作人员在调查过程中遭遇争议双方部分村民阻挠,致使调查处理无法继续进行。2012年,五组向耒阳市人民政府提出确权申请,2014年7月9日,耒阳市林业局作出受理通知(耒林受字[2014]1号),因双方对该林地权属存在较大争议,耒阳市政府、哲桥镇政府、耒阳市林业局组织双方进行多次调解无果,2015年10月20日,耒阳市林业局终止该山权争议调解。耒阳市人民政府为了准确确认双方山权所有证的四至范围及争议林地位置、面积,于2015年11月20日委托耒阳市林业局技术咨询鉴定小组进行鉴定,技术人员经双方组长现场指界,形成该争议林地《鉴定意见书》(耒争林地鉴[2015]鉴字第[001]号),该《鉴定意见书》查实五组的“冒子塘新江家”山与六组的“横座里新江家”四至范围存在部分重叠,重叠部分为双方争议的“新江家白泥山”林地(具体见现场查验图),面积5.8亩。2016年7月7日,耒阳市人民政府对该林地权属纠纷作出行政处理决定,五组和六组不服该决定,遂向衡阳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以上查明的事实,有申请人、被申请人向复议机关提交的证据在卷,予以佐证。

  本府认为,处理山林权属争议,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林地所有者和使用者的合法权益,促进林业发展。1981年“林业三定”时,原耒阳县人民政府颁发给五组的№0012932号和六组的№0012934号山权所有证,经双方指界和林业技术机构勘察,五组的№0012932号山权证中的“冒子塘新江家”山与六组№0012934号山权证中的“横座里新江家”山部分重叠,重叠林地为“新江家白泥”,面积5.8亩,被申请人依据林业技术机构鉴定结果确认争议面积为5.8亩,事实清楚,依据充分,申请人五组认为被申请人将原重叠登记的3亩林地扩大为5.8亩的主张,本复议机关不予支持。五组山权证中的“冒子塘新江家”山与和六组山权证中的“横座里新江家”山四至范围存在部分重叠,说明“林业三定”时原耒阳县人民政府为五、六组颁发的山权所有证错误,被申请人依据《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五条:“林业三定”时县级人民政府依法核发的山林权属证书所确认的林木、林地权属,应予维护,不得擅自变更。确有错误且权属仍有争议的,由原发证的人民政府负责处理”之规定,撤销“林业三定”时原耒阳县人民政府颁发给五组的山权所有证中(耒山证字№0012932号)“冒子塘新江家”山和六组的山权所有证中(耒山证字№0012934号)“横座里新江家”山以及相对应的五组林权证(耒林证字№0012411号)和六组的林权证(耒林证字№0012413号),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行为正当。因五组的山权所有证和林权证已被耒阳市人民政府撤销,申请人六组请求复议机关再撤销五组的山权所有证和林权证无事实依据,该请求本复议机关不予支持。

  《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六条规定:“已经双方协商解决或经基层组织、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处理了的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其协议书或调解书、处理决定书、判决书、裁定书等一律有效”。该争议林地虽在1981年“林业三定”时进行了确权,但五、六组对该林地权属一直存在争议,原集贤公社、胜利大队多次协商,但未达成双方都认可的调解协议,1986年,耒阳市林业局对争议的林地作出了裁决,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了耒阳市林业局作出的裁决,被申请人未采信双方提供的协议及法院判决书,适用依据正确。根据《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七条规定:“除本办法第五、六条规定以外的林木、林地权属争议,按下列原则处理:(三)集体所有制单位和集体所有制单位、集体所有制单位和个人以及个人和个人相互之间发生的林木、林地权属争议,以“四固定”时确认的权属为依据。“四固定”时未确认权属的,参照合作化时期确认的权属处理;“四固定”和合作化时期都未确认权属的,可参照土改时确认的权属处理……”。申请人六组向被申请人提出了该林地“四固定”时期已固定其所有的主张,但六组没有提供“四固定”时期的文字依据予以佐证,同时,六组提交的“四固定”时期该争林地固定为其所有的证人证言,但也不能形成有效证据链足以证明林地归其所有,被申请人对六组提出“四固定”时期确权归其所有的主张不予采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综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处理本案权属纠纷,应当参照“合作化”时期确认的权属为依据,被申请人以“合作化”时期五、六组为一个生产队客观事实,确认争议林地双方共有,并以两个小组人员比例来确认权属份额,符合《湖南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八条之规定。

  2012年,五组就该争议山的权属向被耒阳市人民政府提出确权申请,2014年7月15日,耒阳市林业局作出受理通知。之后,耒阳市人民政府、哲桥镇政府及耒阳市林业局组织双方进行多次协调,在不能达成调解协议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应当依据《湖南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十六条和《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相关规定及时作出行政处理决定,而被申请人直至2016年7月7日对该权属纠纷作出行政处理决定,程序违法,但不影响本案实体处理结果。

  综上所述,耒阳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事实清楚,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理适当。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耒阳市人民政府2016年7月7日作出耒政林决字[2016]第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

  申请人如不服本决定,可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衡阳市人民政府

  2016年11月4日